国之作 - 方姳玉 大诗词人访谈 陈书海三论诗词创作:措词造句、格律押韵、时代背景
方姳玉
会员
fangmingyu.guozhizuo.com
人气总值:262157
地址:
北京东城
Email:
fmy@guozhizuo.com
大诗词人访谈
标签: 07组(方姳玉)
陈书海三论诗词创作:措词造句、格律押韵、时代背景
备注:——初稿于1999年诗苑
内容 转发到站外

    陈书海三论诗词创作之一:措词造句


    第一,一般来说,每一首诗词都有感情基调,如非常伤感的、淡淡伤感的、气势昂扬的、气势平和的等等。举个例子,如在淡淡伤感的诗篇中,用了“心痛”、“心碎”、“泪流满面”等等这样的词,是不协调的。所以,用词措句都要与感情基调相符合。
   
    第二,要注意一些字词的适用范围。如“理想”、“奋斗”,比较倾向有政治色彩。如果用在关于爱情的诗词中,一般来说,很难想象是协调的。

    第三,要注意区分字、词的贬义、褒义、中性色彩。

    第四,在古体诗词中,尽量不要有重复的字。除非是为了一定的写作技巧,而故意重复的。在现代诗中,除了“你”、“我”、“他/她”这三个代词,和“的”、“地”、“得”以外,一般来说,以不出现重复字为好。但是,并不像在古体诗词中要求得那么严格。

    第五,要适应当今的语言环境,尽量不要用生僻字。用常用字,会给读者熟悉亲近的感觉。同时,也有利于被理解。

    第六,基本来说,不同的民族具有不同的语言习惯和思维方式,每个民族的诗歌也就是每个民族语言文化的特定反映。诗歌并不像小说、散文等文章那样具有可译性。尤其是意境悠远的古体诗词,一旦被翻译,就成了白话描述,从而失去了原先的独特风韵。所以说,诗歌具有不可译性。

    而我们中国有部分所谓的诗词写作者,对于国外大诗人的译作很是崇拜。因为他们既然是大诗人,学学他们的架式,也是可以唬唬除了真正懂诗的人之外的人。但是,我想说的是,我们确实应该吸取这些大诗人的思想精华、理想光辉、心灵美好等内在的东西,而不要只是学他们形式上外在的东西。因为他们的诗词是基于他们民族的语言,而我们写作诗歌应扎根于我们古代的诗词中,扎根于当今汉语言文化中。

    因此, 对于西方诗歌的艺术成就,我们也只能是借鉴性地学用。毕竟,西方诗歌的艺术成就,是根源于西方的语言文化中的。通俗地说,就是如果我们盲目性地学用,会水土不服的。



    陈书海三论诗词创作之二:格律押韵



    诗词与文章的最明显区别之一就是读感好,即读起来朗朗上口。读感好,包括两个方面:格律与押韵。

    首先:先说说押韵的问题。

    我们中国的新诗,即现代诗发展到今天,仍还存在着是否应该押韵的探讨和争论。可以说,西方诗歌的汉字译作是推脱不了一定的责任的。翻译的人在语言方面,功力很深,如果翻译文章,应该是很好的。但在诗词方面,就应该不是那么顺手了。
    
    我也曾读过一些英文诗,英文诗也是注重押韵的。因为只有这样,才会读感好。可见,押韵作为诗歌的最基本属性之一,就像是鸟有翅,鱼有鳍一样,是当然的。而我们为什么还对现代诗歌是否押韵再争论下去呢?我们诗词写作者应该有意识地主动去押韵。
    
    对于古体诗词来说,押韵是必须的。纵览千古诗词名篇,没有一篇是不押韵的。如果不押韵,就不会读起来朗朗上口,也就不会容易被人们所记住,也就不会流传至今。
    
    对于现代诗来说,这个要求可以放得宽一些。但也应该是能押就押。我曾对几个诗词写作者朋友提出过建议,让他们试着押韵。他们说为了内容,有许多时候就不能再追求押韵。我说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。因为,一:一首优秀的诗词必然是读感和内容都好的,是不能只注重其一的。即使你写的内容很好,如果不押韵,你的诗词也只能是比较好的,而不是很好的。如果内容再不好,那就不能称为诗词了。二:在汉字中,有很多意思相同或相近的字、词,所以有许多时候,我们完全可以在同一意思的情况下,押不同的韵。我曾有过多次这样的经历,为了押韵而把一本字典翻看数次,往往都能找到自己满意的字。下面我就举个简单的例子,如:相爱永远/an/、相爱一生/eng/、相爱一辈子/i/、相爱到老/ao/、相爱百年/an/、百年相爱/ai/、永远相爱/ai/等,意思一样,但押的韵就不一样。另外还可以变换为:我会用一辈子爱你/i/、我爱你的心一生不变/an/等等。就同一个意思,你完全可以押任何韵。
    
    下面就说说押韵的几种方式:
    
    一:全韵,即整篇中,每一个标点符号前的字,押的都是同样的韵。这种相当有难度,但也并不是很有必要。

    二:篇韵,即全篇的相应句子的最后一字押的是同一个韵。这种是最常见的。现代诗有两种情况:偶数句押韵、不规则句押韵。古体诗有一种情况:偶数句押韵。古体词曲由于每一句一般都含有多个分句,所以每一句的最后一字都得押韵。如下边方姳玉的这首诗,是偶数句押韵/i/。当然,如果奇数句也同时押韵的话,更好。

春天小雨中

春天的小雨
总是给恋爱的人带来欣喜/i/
朦胧的雨雾里/i/
有一把小花伞下是我与你/i/

我俩久久地偎依/i/
看那晶莹的雨珠儿润湿草地/i/
静静地呼吸/i/
醉人的气息/i/

这一刻
我的感觉是那么得细腻/i/
仿佛周围的一切一切
都含有诗情  都富有画意/i/

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
用心去捉摸春雨的旖旎/i/
却在不觉中融化了
微笑的我在你怀里/i/

    如下边方姳玉的这首诗,是不规则句押韵/ang/。前两段各是一、三句;后两段各是一、四句。

春风轻轻吹过我的身旁

春风轻轻吹过我的身旁/ang/
你说你闻到了
一生眷恋的清清发香/ang/

春风轻轻吹过我的身旁/ang/
你说你看到了
温馨梦中的那片粉红衣裳/ang/

春风轻轻吹过我的身旁/ang/
我说若到了我出嫁的那天
就让这满山的花开
作我带去的嫁妆/ang/

春风轻轻吹过我的身旁/ang/
你说若到了我出嫁的那天
我就是最美的花朵
我就是你的新娘/ang/

    如下边方姳玉的这首词,是每一句的最后一字都押韵/a/。并且每一句的最后一字都是语气词,这也是方姳玉的一个创新。

柔声怨

你在干什么呢?好几天都没陪我啦。/a/
我这满心的话儿,向谁说呀。/a/
若是我会柔声地怨你,你会生气吗?/a/
可要知道,都是因为深切地爱你啊。/a/

    三:段韵,即每一段或几段押同样的韵。如下边徐志摩的这首诗,不算第四段和第五段外,是押段韵/ai/(一段)、/ang/(二段)、/ao/(三段)、/ao/(六段)、/ai/(七段)。

再别康桥

轻轻的我走了
正如我轻轻的来/ai/
我轻轻的招手
作别西天的云彩/ai/

那河畔的金柳
是夕阳中的新娘/ang/
波光里的艳影
在我的心头荡漾/ang/

软泥上的青荇
油油的在水底招摇/ao/
在康河的柔波里
我甘心做一条水草/ao/

那榆荫下的一潭
不是清泉
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
沉淀着彩虹似的梦

寻梦?撑一支长篙
向青草更青处漫溯
满载一船星辉
在星辉斑斓里放歌

但我不能放歌
悄悄是别离的笙箫/ao/
夏虫也为我沉默
沉默是今晚的康桥/ao/

悄悄的我走了
正如我悄悄的来/ai/
我挥一挥衣袖
不带走一片云彩/ai/

    四:句韵,这种只限于古体词。如下边李煜的这首词。

虞美人

春花秋月何时了,/ao/往事知多少。/ao/
小楼昨夜又东风,/eng/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/ong/
雕栏玉砌应犹在,/ai/只是朱颜改。/ai/
问君能有几多愁,/ou/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/iu/

    五:散韵,即是不规则韵。如上边徐志摩的《再别康桥》。我们可以知道一段、二段、三段、六段、七段押韵,但四段和五段就没押韵。所谓散韵,亦即是部分押韵,部分没押韵。

    另:a/u/e/i/u/v;ang/eng/ying/ong属于广义范畴的同韵。


    然后,说说格律的问题。
    唐诗在唐代,宋词在宋代,元曲在元代,就是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流行歌曲。那个时候大多是为了唱和配曲的需要才讲究格律平仄的。尤其是宋代的词与元代的曲,基本都是我们现在的所称的歌词。
    但是,到了我们这个时代,很明显,诗词只是用来读的了。所以,不能再非得讲究格律平仄,而应该以诗词的思想和文采为主。当然,也有一些格律派,喜好讲究格律平仄,这很好。但是,不讲究格律平仄的呢?也没有关系。

    总之,关于诗词的读感,讲究押韵是必须的;是否讲究平仄,则纯属个人爱好。




    陈书海三论诗词创作之三:时代背景


    每一首诗词的内容,都是其作者内心的流露,是要自觉或不自觉得受到其作者所在时代和其作者情感的影响的,即所谓的“诗言志”。

    就时代而言,基本有两种,一是国势兴旺,另一是国势危急。

    就作者的内心情感而言,最常见的写作方面有以下几个:(壮志)豪情、爱情、(乡情)亲情、闲情(景物描写和人生感受等)、友情。


    下面就让我们从几位伟大的诗人词人身上作一些具体的研究比较。
    
    一:时代之不同阶段
    
    李白:李白青壮年时所处的时代为盛唐,即安史之乱前。就他个人而言,他热爱国家,怀有报效国家,救济苍生的理想抱负。同时,他游历了许多地方,所以能写出许多透露着他热爱祖国大好山河的诗篇,蕴涵着一种国家强盛时,有志向的人所特有的奔放情怀和浩浩之气。如“天门中断楚江开”、“疑是银河落九天”等;他有才华,所以即使从政艰难,他也仍信心十足,写出了“乘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。他有傲气,所以才会在从政治不顺利时,不具有政治家所应该的忍耐、等待,而依旧是诗人的性格,写出了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”

    杜甫:杜甫亲身经历了唐朝由盛转衰,即安史之乱的整个过程。他被迫到处流浪,于家人分散,所以才会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;所以也才会有流落到江南后写的《江南逢李龟年》(岐王宅里寻常见/崔九堂前几度闻/正是江南好风景/落花时节又逢君)。这首诗中的“岐王”是安史之乱前的王爷,“崔九”是皇帝身边的重臣。按现在的说法,李龟年算是个音乐家。杜甫能和他“岐王宅里寻常见/崔九堂前几度闻”,可见,他和李龟年当时应是常出入高级官员的家,从中可以看出他和李龟年当时也是春风得意。而由于安史之乱,他们都流落到了江南,尤以“落花时节又逢君”蕴涵着两个人的落魄和沧桑,折射着国家的衰落,就像那花已落一样;所以也会在流浪的过程中,看到了人民的艰辛后,写出了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中的”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。

    二:时代之不同身份

    李清照:靖康之变后,北宋灭亡,李清照流落到了江南。昔日,她的丈夫是一个相当于现在的市长(或省长)级的官员,而到了江南后,她的丈夫又不幸去世。从下面的这首词中,我们可以体会到她的晚年凄凉处境。

永遇乐

落日溶金,暮云合璧,人在何处?
染柳烟浓,吹梅笛怨,春意知几许?
元宵佳节,融和天气,次第岂无风雨。
来相召、香车宝马,谢他酒朋诗侣。

中州盛日,闺门多暇,记得偏重三五。
铺翟冠儿,捻金雪柳,簇带争济楚。
如今憔悴,风鬟雾鬓,怕见夜间出去。
不如向帘儿底下,听人笑语。

    在“不如向帘儿底下,听人笑语”这句中,我们可以体会到李清照所住的已非是“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”中的还有院子,院子中还种着海棠的房子。也非是“云中谁寄锦书来?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”中的小楼。而是在“帘儿底下”就可以听到街上走动的人们的“笑语”的房子。这是什么样的房子呢?绝对不会是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吧。从她的个人身世中,也同时折射着她所处的那个时代。
    
    但是,她是无意识的,她本意并没有想写国家衰落,而是我们后人体会出的。而岳飞则是有意识的,主动性的。在他的《满江红》中,我们完全可以体会到。因为他具有报效国家,收复山河的理想。同时,他又是一位领导着千军万马的统帅,所以才会“驾长车踏破、贺兰山缺”,“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”。可以想象,如果岳飞不是一位领导着千军万马的统帅,即使他具有报效国家,收复山河的理想,也只能是像陆游那样“此生谁料,心在天山,身老沧州”。还有元朝的开国丞相伯颜在他的一首曲中有一句话:“山河判断在俺笔尖头”,道出了励精辅治皇帝的恢宏大度之气魄。可见,一个人的情感会影响到他的诗词,而一个人的身份,则会影响到他的情感。

    三:时代之不同经历

    最适合这个话题的,应是李煜。前期,他是南唐的皇帝,写出的尽是些花、酒之事;而后期,他是北宋的俘虏,因为有这种深刻的经历,所以才能写出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、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、“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”、“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这些凝结着血泪的绝代名句。

    四:时代之不同心情

    如岳飞《满江红》中的“怒发冲寇,凭阑处、潇潇雨歇”,雨衬托出了一种悲壮的气氛,隐含有雨已歇,人该出发,“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”的意思。
    如柳永《雨霖铃》中的“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”雨衬托出了一种伤感的气氛,隐含有雨已歇,人该离别的意思。
    如杜甫的《春夜喜雨》,表达的是一种喜悦的心情。
    如张志和的《渔歌子》中的“青箬笠,绿蓑衣,斜风细雨不须归”,雨衬托出的是一种意境。
    这即是“情景交融”,亦即是“以我观物,物皆着我色彩”。

    五:时代之不同立场

    就阶级属性而言,每一个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得为其所属的阶级服务。
    就国别而言,每一个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得为其所爱的国家服务。
    所以就有许多时候,许多诗人的立场就不是以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来写作的。

    我们当今所处的时代:

    文学是政治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反映,是来源于时代并反映时代的。作为文学一种的诗歌,必然也就是政治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反映,是来源于时代并反映时代的。
 
    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,这一时代是必然要出许多绝代诗词的。这是由时代决定的。但是,不关心国家兴亡的诗词写作者,将不会有太大的希望。当然,在其它方面也能写出许多好的诗词,如爱情方面。正像俗话所说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一样,只是不同的时代会决定不同的行更多,更容易出状元。

    古人道:“风声、雨声、读书声、声声入耳;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、事事关心。”强调的就是我们不仅要做学问,还要关心国家大事。在这里,请容我改动几下,作为本文的结尾:“诗声、词声、我们心声;家事、国事、我们之事。”


©2018guozhizuo.comICP备14019861号
返回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