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之作 - 方姳玉 大诗词人访谈 陈哲的歌曲抚慰了一个民族和时代的伤痛
方姳玉
会员
fangmingyu.guozhizuo.com
人气总值:262157
地址:
北京东城
Email:
fmy@guozhizuo.com
大诗词人访谈
标签: 07组(方姳玉)
陈哲的歌曲抚慰了一个民族和时代的伤痛
备注:《让世界充满爱》《血染的风采》《黄土高坡》《同一首歌》
内容 转发到站外

作者简介:陈哲,中国著名词作家、音乐制作人、中国流行乐坛见证人;《土风计划》发起人(主张“活化传承”);公益团队召集人、社会活动策划人;政府与企业文化顾问。代表歌曲有《让世界充满爱》、《血染的风采》、《热血颂》、《黄土高坡》 、《最后的时刻》 、《走西口》、《一个真实的故事》、《同一首歌》等一批享有极大声誉的作品。


陈哲的歌曲抚慰了一个民族和时代的伤痛

陈哲是与东方这片土地保持共振的音乐大师,作为内地流行音乐顶级词人之一,几乎他的每一篇作品都能成为一个时代的最强音,可以说成为了“国乐”。他的《让世界充满爱》、《血染的风采》、《黄土高坡》 、《同一首歌》等代表作,哪一首不是站在“国家”或“民族”的高度上的宏大叙事,哪一首不是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荣光?不仅如此,你不能单纯以“主旋律”来定论陈哲,他在音乐艺术和创作思想层面,他创作的《让世界充满爱》这首歌,可以称之为开启了中国流行音乐的幕曲,功不可没。他的《黄土高坡》,可以说是中国风式流行创作的典范之作!

  认识陈哲是金勇(广东省流行音乐协会常务副主席)介绍的,陈哲再次来到广州,我们在天河粤垦路一家精良食材店吃饭。与陈哲一见面,我便问他《黄土高坡》的创作背景,他顿了顿,似乎又返回到了他的音乐创作的峥嵘岁月。他说了一席话:“我随一个纪录片剧组去那,待了那么久,一个字没写!我想,是被黄土高原那的气场震住了,它比我大...其实好多感受堵在心口,但在那写不出来”!“回到北京后也没写,之后一次偶然,在传达室外边等电话,北京冬天刮风,只听到风在电线杆上呜呜地响,我的心呯了一下,就跑回屋里去了,一口气写下了:我家住在黄土高坡,大风从坡上刮过......”。他说得非常风趣,我当时就在想,这陈哲怎么一开口讲话就能将自己与整个世界产生关联?与养育他的土地产生情感的交流?我们知道黄土高原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脊梁,这里是一片悲怆的土地,也是生生不息的中华文化摇篮。为什么生在那片土地上的贾平凹、陈忠实写的东西更富民族特色?底蕴更为深厚?陈哲来到黄土高原,此时他风华正茂,头顶《让世界充满爱》的词作家光环,他的生命在触摸这片土地中得以进入纯粹的境地,他才会真真切切体验到黄土高原的脉搏和嬗动。他在《黄土高坡》这首歌典中写道:不管过去了多少岁月/祖祖辈辈留下我/留下我一往无际唱着歌/还有身边这条黄河,黄土高原上恶劣的生存环境,顽强容忍的人们,深深触动了这位歌者,他用《黄土高坡》写出了80年代这一代人的心音。同时需要补充一句的是,就文艺创作围绕黄土高原的作品不少,影响力大的都是大部小说著作,如陈忠实的《白鹿原》、贾平凹的《秦腔》,以及路遥的《人生》,但真正用几句话写出来的,也只有陈哲老师的这首歌,他用一首如同“诗歌”般短小、精炼的歌词创作,就震撼了一个文革刚刚过去,人们内心需要抚慰,国家进入正轨发展的复苏时代。  

我还打听了一下《血染的风采》这首歌的创作背景,之所以问这首歌,我之前认为只有这场战争的亲历者才能写出这首“令天地动容”的歌,结果问到答案让我大吃一惊。陈哲说他写首歌时,本人并没有去过老山前线。当时,他感受着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社会背景,也听说了很多传说与故事,包括工程兵开山修路遇到险情整连的人压在洞里,令人无言......他一直想要一种自己的表达,古铜色的表达,他不认为男人就是肌肉群,声嘶力竭的呐喊,他希望用另外一种语感,反映所谓的阳刚、勇者和男性气质——那是一种面对生死而未悔的平静与决绝!陈哲写出这首歌词后,由著名作曲家苏越谱曲。最初不叫《血染的风采》,而是以“你不要悲哀”命名的,在后来录音制作中改名为《血染的风采》。1987年春晚,由当时的越战一级战斗英雄徐良和当红歌星王虹现场演唱,一时感动了全国的观众,受到全国追捧,此后,由董文华、梅艳芳、Beyond、甄妮、张也、长宽、龚玥、刘紫玲、庄学忠、黄耀明、邓瑞霞、黑鸭子演唱组等名家相继演唱此曲,《血染的风采》成为那几年最经典的作品。我现在问一问,当时有多少人是哭着唱这首《血染的风采》的?我高中念书时有一好友,名叫陈军,他那时是我们的校园歌手,他唱的这首歌就能让同学们抱头痛哭。

  当天聚会人员较多,也不方便多问。我借敬酒的空隙,才得以问到一些“创作背后的故事”,陈哲的作品可谓皇皇巨著,还有很多作品没有来得及问到,应该说理解得还不是很全面。虽说陈哲是北京人,但很多人不知他来往于北京和香港二地,经常来广州,更不知他血统是南岭人,祖藉属于广东。我因为写诗,也在尝试创作歌曲,故与广州音乐人有些往来,应该说以后还是会有不少见面的机会,会有时间来加强这种对陈哲作品的把握力。我看陈哲的歌曲作品,是以一名诗人的角度来看,更多的是将他的歌当作诗在读。给陈哲的歌曲写这篇文章时,我又重听了他的歌曲,当我再次听到《黄土高坡》、《血染的风采》、《一个真实的故事》、《走西口》等歌曲时依然是力透纸背、震撼心灵的,陈哲的歌词创作总是给人一种铿锵宏大的吞吐气象,又有着抽丝剥茧的诗性表达之感,这绝非只是才华决定的,而这只有情怀和责任才能抵达。陈哲始终是一个有肩负责任感的艺术家,这些年为什么一直在进行抢救民间艺术的工作,深耕于庞大而乱象的材料中去发掘,他的格局、他的精神力、他的实干,促使他乐于以一己之力来完成民族音乐精神复兴的工程。

  记得聚会时陈哲发出感叹:“世界上有二件事吃亏不讨好,一件是文字,一件是音乐,这二件事他全干了”。音乐创作是一件极艰辛的工作,我们感谢陈哲对中国流行音乐的巨大推动,作为1986年世界和平年中国内地百名歌星演唱会的歌词创作人;作为2008中央电视台大型纪录片集《中国故事》-改革开放30年十大领域代表人物之一,文化领域的唯一代表;作为中央电视台知名综艺节目《同一首歌》的创意的提供者;作为从1998年就开始的《土风计划》的策划者和执行人。他的音乐作品的贡献不只是为他在圈子内外带来的显赫声名,而是对中国音乐未来发展的辐射力。他做了那么多事,我们却在媒体上很难看到关于他的报导。提起这二十多年,陈哲认为他处在两种状态:一是开拓者,二是旁观者。开拓是指文化资源积累及领域开创,他想等待最好的资金与机遇;旁观是指那些名利繁华几十年冷冷流过,他没回头过。陈哲是一位用音乐歌词来品鉴时代精神的艺术家,他也是当代政治形态下的睿智歌者!他的歌声不会远去,因为记忆不会远去,因为这一片土地上的伤痕需要长时间的慰籍和疗养!!!

©2018guozhizuo.comICP备14019861号
返回
顶部